阅读新闻

“浴巾”和“避孕套”的两种尴尬

发布日期:2022-01-21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

  进入11月以来,由于缺乏重磅新片上映,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持续低迷。10月23日上映的《金刚川》已经占据单日票房榜冠军宝座20多天,期间只有引进片《地狱男爵:血皇后崛起》于11月9日曾昙花一现,客串过一天单日票房冠军。随后又是《金刚川》的天下,截至11月19日,该片上映28天累计票房高达10.21亿元。

  到11月20日,王千源、吴彦祖领衔主演的《除暴》的上映一度给了电影院一些希望。

  港产警匪片在内地市场上虽然并不是来一部爆一部,但相对来说还是会有比较稳定的受众和票房表现,竞争不太激烈、本身质量又过硬的话,来个《无双》或者《拆弹专家》的好成绩也不是没可能。

  况且新冠疫情使得内地市场上几乎已经完全不见好莱坞大片的身影,香港警匪片作为成熟的商业类型补充,正是眼下电影院最急需的。

  《除暴》上映首日,近5500万票房占据了当日大盘60%,也直接是前些个工作日大盘的翻倍还多。到了周末,该片排片一下从前一日的25%增加到45%,票房也轻松过亿。周末三天,《除暴》票房破了2亿,不算大爆款的成绩,但毕竟成为了惨淡的11月影市里,目前上映票房最高的电影。

  与票房飘红相对应的,是影片口碑的争议,观众们享受激烈警匪冲突与快节奏的案件行进之际,也困惑于王千源和吴彦祖如此酣畅淋漓的浴室打斗戏怎么能保持浴巾始终纹丝不动掉不下来。当然浴巾细节是个典型代表,这类的讨论和质疑指向的是影片过度追求风格化和人物“魅力”,而在许多情节处置上显得夸张不合乎逻辑。

  《除暴》之前片名叫做《咬死不放》,英文译名“Caught the time”(限期破案),最后定了《除暴》这个名字,除暴安良的主题很明确,却也被一部分观众认为过于刻意。伊犁州启动“宪法宣传周”活动,影片呈现了公安民警的奉献和牺牲,在紧张的几场大案中穿插了对亲情、友情、爱情的叙述,但潦草而过并不令人信服,反而因为一些台词的提示太过于明显,让观众直接意识到某些演员很快要“领便当”而出戏。

  剧情过于“顺拐”,悍匪的外强中干,警方枪法精准度的飘忽不定,都让许多设置显得过于“工具”,仅有一个“假吴彦祖”的小小反转,显然不足以满足之前被强烈视听风格和叙事调动起来的观众的胃口。再加上最后的重头戏落在“浴巾大战”,自然也就给了观众一个集中吐槽的出口,走出影院时对电影的观感印象留在了最出戏的地方。

  《除暴》和本月初上映的另一部犯罪题材影片《风平浪静》,虽然风格截然不同,但遭遇了类似的口碑境遇,不喜欢的观众会对其中的剧情漏洞愤愤不平,而喜欢的观众会乐于在其中发现细节,寻找某些复古的甚至古典主义的美感。

  由于口碑的下滑,《除暴》本周也并没能够延续上映首周末的好势头,到11月25日的单日票房已经下滑不足1000万,猫眼票房预测其最终票房为3.97亿元。

  另一部与《除暴》同日上映的电影,作为近期口碑评分最高的电影,遭遇的则是排片上的冷板凳。

  这部影片是万玛才旦导演的《气球》,豆瓣评分保持在7.9的高分(2.1万人打分),入围了包括去年威尼斯在内的大大小小的电影节,也被誉为是万玛才旦迄今为止最好看的一部电影。

  目前,该片的排片占比仅为1.4%,导演万玛才旦也在社交媒体上多次表达对于排片的焦虑以及对于更多观众能够看到这部电影的期望。

  许多影评人和自媒体都在这两天纷纷表达了对《气球》大师气象渐成的欣赏和1%低排片的心疼。事实上,这虽然是一部藏语电影,但讲述的却是性与生育、生老病死等非常普世性的话题。其中涉及的藏族宗教信仰,也绝非一道观赏壁垒或者文化门槛,反多一份平易近人的探讨与反思。“一个避孕套引发的意外事件”、“把避孕套怼到大银幕上的凶猛电影”之类的标题党文章,消解严肃之余,也许也是许多推荐这部电影的自媒体想要拉近《气球》与普通观众之间距离的某种无奈。

  事实上,这是万玛才旦导演拍摄的第七部长片,也是首次大规模全国院线发行放映。但截至目前还不到500万的票房成绩并不算理想。相比起上一部更加晦涩难懂的《撞死了一只羊》扛着同档期相撞《复联3》拿下千万票房的成绩,《气球》的确还有未能发挥出的市场潜能。

  如此看来,上一次监制王家卫的加盟所带来的之于文艺青年的号召力,以及选择全国艺术联盟专线上映的发行模式,对比这部《气球》的境遇,崔始源蓄须造型成熟型男范 与黄静茵拍写真。也许对于今后文艺电影的出路都算有些启发。